11.28-12.04:人生是一场蹉跎,愿你别错过

编程

一直在磨洋工。

代码没写几行,大概搞清楚了apply()和call()以及bind(),匿名函数和闭包。

一个简简单单的定时器被段大佬批…

vue和微信小程序根本没入门。

一边查google一边查mdn,考完了dom编程艺术,仍然不知道,不会用太多东西。

js和页面制作课程拿了优秀。但实际我自己知道我几斤几两。

我妈说,站长说,肚兜说,他们都说,要踏实点。

我说,你们说的都对。

让生活更简单一点,对编程这事儿再专注一点。

下周把权威指南前九章再好好看一遍。
后续的两门课程。
小程序例子我屯了一堆(然并卵),抄抄改改,弄个什么先?

观影

周六晚跟老杜约了《你的名字》。

观影过程中,我们除了吐槽了:

95年出现的google以及mac,还深入讨论了如何实现日记本app中的日记在某个时间自动消失的功能。

不同时间纬度空间位置重叠会触发连接的可能性。

丘陵地区堰塞湖的形成以及危险性应急评估。

深空探测以及彗星撞击的影响范围。

还讨论了女大三抱金砖这件事的现实可行性。

对,以上的话,全是胡说八道。

电影中的场景让我想起我来的那个小镇。
也没什么咖啡厅,也就有两三家酒馆和七八家网吧。物质不算丰裕,就算是过节,小镇里也远没有平日的光谷那么热闹。

但是那儿天很高,云很闲,山高且远且看得见。
最好的时刻也是夜晚,星星洒满夜空,躺在操场,你一颗也摘不下来,但你知道,它永远就在那儿。

那会儿年纪很小,身边从没有听闻过什么“哪个九十七岁死,奈何桥边等三年”的之类的感人爱情故事,生活普通平淡,想起来会有又甜又苦涩的事情,也就无非是在夕阳下,放学的路上,强行去蹭认识的小姑娘的自行车一起回家这种傻事了。

还有一个桥段,泷和奥寺前辈的尴尬约会。嗯,笨拙的样子真像我。

至于那根可以穿时的结绳,始终有个念想。挺好的。
“请问,我在哪儿见过你吗?”你的结绳闪闪发光。
“我也是。”我的眼角闪闪发光。
念想在,不论你在哪里,我总会找到你。

最后,仔细想想,我的名字也是long啊!请叫三叶或者三爷或者糣亪的妹子联系一下我谢谢(没有,快滚!)。